返回一五零零 翻云覆雨天地轻(1 / 2)我有一柄摄魂幡首页

接二连三的失败,令得这名合道修士几欲抓狂。

他感觉似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朝着他们捏了过来,就仿佛像是黑暗中有着一道极暗的身影,令得哪怕是他都看不清楚脸庞。

这身影是如此隐秘,甚至还有些模糊不清。可是周围颤抖的空气,却让他的心中猛地一揪。就好似他面前的阴影中,有着满布獠牙的巨口,带着粘人的涎液,闪露出阴寒的光芒。

但其实千云生这边也不好受,毕竟他只是一炼虚修士,却要面对如此庞大的大军,压力之大实在不做第二人想。

尤其是画魔只是帮着他遮掩鬼修的一切,真正的压力实际上全都要靠他一个人来扛。

亏得他的摄魂幡中早就攒上了近百亿的魂魄大军,再加上摄魂幡如今的等级连他都有些搞得不太明白。只感觉它实在是个吃灵石大户,这魂魄也太能装了一些。

而且更加关键的是,在功法、摄魂幡和蛊王的多重加持下。也令得他神识的强壮,已经比一般的合道修士还要厉害了。

也正是如此,虽然刚才这名合道修士的应对堪称正确无误,但依然被千云生硬生生的扛了下来。

如此一来,反倒是令得那名合道修士出现了误判,还以为自己面对的乃是大能出手。

“不对!”

不过很快这名合道修士就反应过来,人灵争斗这么多年,也许正是因为人族在大能上的劣势。因此反倒是人族,极为默契的保持了从没有大能出手对付大军的情形。

因此眼下这个时刻,也绝不可能会有大能出手,极有可能自己面对的还是一群合道修士的联手!

想到这里他心中反倒是露出了一丝喜色,这一次安排给他的任务,就是为了要扰动人类的防线。

如果一下子就能调动这么多人族合道修士过来,甚至看情形,他可能还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人类底牌。

如果是这样的话,岂不是说明自家的行动刚一开始。就已经逼得人族疲于奔命,从而大大的奏效了吗?

想到这里,他心中刚刚掠过一丝得意之际。突然一股极为心悸的感觉,令得他本能地感受到了危机!

要知道千云生在前面灵族人冲锋的时候看似处处被动,但随着灵族人停下了脚步,锐气一失,反倒是成了他最好的反击时刻。

更何况鬼修并不是土修,以守代攻可并不是他们的特长。倒是恰恰相反,以攻代守才能彻底发挥摄魂幡的威力。

故而千云生刚一缓过劲来,毫不犹豫地立刻朝着身上一拍。先是猛地灌入数粒丹药,然后才伸出双手迅疾地挽出了一个复杂难明、又残影重重的结印来。

“咯咯咯......”

霎时间天地间仿佛像是打开了修罗之域,本来之前被砸入土内的那些丝丝黑气竟然一瞬间全都再一次勃发出来。

而且不仅如此,这些灵族修士眼前的草人们,也宛如修罗一般大变了模样。

只见得有些草人的手中多出了一把幽黑的锯斧,这锯斧嘎吱嘎吱砍在了灵族人身上,甚至令得他们感觉到了一股来自灵魂的战栗!

还有些草人前面出现了一个灯笼,立刻间就见得修为低的灵族修士,也变得目光呆板。整个身形停滞下来,仿佛像是行尸走肉一般跟着那灯笼乱晃。

还有些草人抬着个大红花轿,一把将灵族人装入其中,吹吹打打好不热闹。任凭他们在其中如何怒吼,却难以脱身分毫。

更厉害的是有些编织在一起的草人们,已经变得全身黝黑。就仿佛像是高大的黑色无常一般,掏出白色的哭丧棒,竟然跟某些炼虚修士,打得有来有回起来。

一时间灵族人只觉得形势更乱,整个战场仿佛就像是群魔乱舞、百鬼夜行的中心一般,被无数的草人搅成了一团乱麻。